五大联赛夏窗烧58亿欧!沙特“钞级”联赛847亿挖遍欧洲

57.47亿欧元!2023/24赛季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夏季转会窗口已正式关闭,总转会投入超过了2019年夏窗的56.41亿欧元。近五年来烧钱最狠的夏窗,是否证明欧洲足球正在走出后口罩时代的经济冲击呢?答案似乎值得商榷。

口罩事件导致全球体育赛事一度停摆后,各个体育组织、机构、俱乐部都需要花时间恢复元气。其中五大联赛在引援方面的力度显著比口罩前减弱,2020-2022年三个夏窗的投入,都未能重上50亿欧元水准线亿看似证明五大联赛已恢复元气,但实质只是英超恢复元气。

,撑起五大联赛投入的近半壁江山。相比之下,2019夏窗英超的投入为15.53亿,虽然仍是五大联赛最高,但领先不明显。当时西甲、意甲的投入也超过10亿欧元。

今年夏窗,西甲、意甲不仅投入水平不及2019,甚至还低于2022年。德甲、法甲倒是比2022年有一定增长,其中法甲更超过2019年水平。不过对于转会投入增加的贡献,其他四大联赛与英超相比还是差距明显。

切尔西以1.16亿从布莱顿拿下凯塞多,是第二大宗的交易。从头部购买力方面可以看出英超俱乐部的投入能力。

这意味着英超俱乐部的平均转会投入已经突破亿元大关。可想而知英超“军备竞赛”的压力,同时也可见英超俱乐部在联赛成功商业开发的基础上的丰厚“家底”。实际数据而言,过半数英超俱乐部投入过亿,只有维拉、布伦特福德、水晶宫、埃弗顿、富勒姆、卢顿镇、谢菲尔德联、狼队八家俱乐部保持在千万级别投入水平钱。

烧钱最狠的仍然是切尔西,2023年夏天又花了4.64亿欧元。自美国商业伯利入主以来,切尔西在三个转会窗口的投入已经超过10亿欧元。不过“蓝军”球迷大概并不欣赏新老板的“慷慨”——切尔西的囤积球员却没找到稳定的战术架构,上赛季联赛排名仅为第12,实在是挥霍无度的“冤大头”。目前切尔西的一线人,似乎仍未解决阵容建设混乱的问题。

曼城这个夏天花了2.41亿欧元,投入仅次于切尔西和托特纳姆热刺。但“蓝月亮”同时通过卖人收回1.14亿资金,所以净投入为1.27亿,在所谓英超六大豪门(阿森纳、切尔西、利物浦、曼城、曼联、热刺)中只多于利物浦(1.11亿),可以说有不错的内循环。上赛季,曼城更加实现转会盈利(967万),结合其包揽英超、足总杯、欧冠冠军的骄人战绩,曼城更加堪称近年的“转会行家”。背靠“土豪”、获得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投资的纽卡斯尔,这个夏天花了1.53亿,总投入属于中游水平。但“喜鹊”迄今仍不像当年其他中东资本入主欧洲俱乐部时那样迅速成为转会市场的搅局者,过去两个多月花费最大的引援是从AC米兰罗置托纳利,花费6400万,相比起其他亿元上下的交易并不抢眼。

2023夏季转会窗最高额的十宗转会,有六宗发生在英超。排名第十的交易是利物浦激活解约金条款,以7000万欧元从莱比锡引入索博斯洛伊。2019年夏窗,排名第十的交易也是7000万欧元、也来自英超,罗德里从马德里竞技转投曼城。

不过当时英超在头部转会的统治力并没有如今显著,反而前四交易分别来自西班牙三大豪门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马德里竞技,以及德甲霸主拜仁慕尼黑。进入十大交易的英超俱乐部只有曼联、阿森纳和曼城。

时隔四年,期间经历了口罩风波,英超扩大了相比其他联赛的商业价值优势。一方面,口罩风波打机全球经济,品牌体育营销的投入也倾向于收缩战线、锁定黄金合作资源,因此一直商业价值领先的英超最快实现反弹。2022/23至2024/25的三年周期中,英超的转播版权收入达到123.7亿欧元。另外2021和2022年,英超赞助商分别新增了甲骨文和嘉实多,“钱景卓越”。

所以其实在2022夏窗,英超转会投入水平就已经涨至22.55亿欧元,显著抛离其他四大。

其他联赛各有各麻烦。西甲、德甲、意甲都寻求以预转让未来版权收入的方式来引入外资,到目前为止只有西甲成事,拉来了CVC资本,不过其合法性还在扯皮。德甲直接被各俱乐部否决了相关提议,意甲则只闻传闻、未见实事。

作为吸金门面,豪门俱乐部也各有特殊情况。西甲巴塞罗那受口罩风波冲击显著,2020年前的高额投入变成负担,以致要多番使用杠杆融资;意甲国际米兰“遇人不淑”,签下了一家欠款溜之大吉的所谓“科技公司”为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商;法甲巴黎圣日耳曼则状态微妙,其卡塔尔股东在卡塔尔成功承办世界杯、完成国家级的“PR盛事”后,似乎出现对足球投资意兴阑珊的迹象,梅西、内马尔等门面巨星今夏离开⋯⋯

德甲拜仁慕尼黑在口罩风波后保持每赛季盈利,这个夏天也开大“水龙头”,以1亿欧元从热刺购买凯恩。说大巴黎“微妙”,也是因为夏天仍然花了3.5亿欧元,召唤了一批法国国脚,包括花9500万在转会窗关闭日拿下法兰克福的穆阿尼。但这些“独苗”仍无法支撑起四大联赛的整体投入规模。除了贝林厄姆外,西甲这个夏天的第二大转会竟然是格列兹曼正式从巴塞罗那回到马竞,以及皇马从费内巴切签入“彩票”性质的小将居勒尔。意甲看上去花了8.53亿比西甲、德甲热闹,然而最高额交易只有四宗3000万欧元的转会。

从表面现象来看,2023年夏窗的五大联赛转会属于“马太效应”。五大联赛的花钱能力不均衡,只有英超俱乐部拿着厚厚的支票本。有人认为这暗示着足坛下一场经济危机的到来,英超的烧钱并不“理性”,由其推动的身价通货膨胀将于不久的将来再度发挥反噬作用。

确实,英超收入的增幅与这个夏天英超俱乐部的投入相比,不在同一水平线。目前英超版权收入相对口罩风波前增长约15%,而2023夏窗英超烧钱的幅度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

危机既可能在仍然找不到建队方向的切尔西身上爆发,也可能来在进入净投入亿元俱乐部的伯恩茅斯、伯恩利、诺丁汉森林等中下游俱乐部——假如它们成绩不理想甚至降级,球队财务危机就会如潮而至。

但更多人关注的是来自五大联赛以外的搅局者。这个夏天,沙特阿拉伯职业联赛到欧洲“抢人”的狂潮震撼足坛。并且抢人行动仍未结束,9月20日才会迎来沙职联的转会窗关闭日。所以在接下来20天里,成名球星闯荡中东的例子仍有机会出现。

这也是2023夏窗十大交易中唯一的五大联赛以外的交易。沙职联今夏的整体投入已经达到8.47亿欧元,超过西甲、德甲的水平,高于意甲、法甲也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成为2023夏窗第二大“烧钱”联赛。

沙特的“烧钱”确实“纯粹”,因为转会指出几乎等于转会净投入,至截稿时为止达到8.19亿欧元。

所以还有人说,英超为了跟沙特抢人,这个夏天只能增加转会预算。而未完全改善整体财务状况的四大联赛“争不过来”,就形成如今投入受限的状态。最终西甲、德甲、意甲更干脆成为英超、沙职联的“粮仓”,进入到转会盈利的状态。

在足球世界,投入与战绩不一定成正比。英超花钱花得风光,但新赛季的欧洲大赛角逐,大家公认各家俱乐部都在同一起跑线上;沙特建立“沙钞”的手笔更惊人,但是否能获得相应的曝光回报也属于未知数。

但投入的效果也大概能从战绩反映出趋势。英超俱乐部连续三年出现在欧冠决赛赛场,期间两次称王、一次出现决赛“英超内战”,银弹支持下的英超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

在这个五大联赛投资水平超越2019年的夏季转会窗,其实英超在独美、沙特在搅局。而已经正式揭幕的欧洲联赛究竟是否真的由英超“横行霸道”、沙特究竟能不能拉拢流量,也成为新赛季的重大看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